您好,欢迎来到极速时时彩有限公司!
产品展示
PRODUCTS
电话:023-21587113
传真:023-21587152
邮箱:极速时时彩@126.com
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兴隆路林园大厦2135
书房家具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产品展示 > 书房家具 > 列表
就 是以后恐怕也难有人能与他相提并论”
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1-23

  许渊冲坐在10平方米不到的会客厅的书桌旁接待来访。会客厅里,年代久远的沙发背后,是一整面墙的书。四层、上百本的书用简单的隔板隔开。要知道,这些书大部分是许渊冲一生的作品和译著,他的作品在中英美法四国已出版150余种。

  西南联大培育出许多世界一流的大家,此为许渊冲(左2)和老同学聚会。左1为朱光亚,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;左3为杨振宁,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;左4为王传纶,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;左5为王希季,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。

  本月,在柏林举行的第20届世界翻译大会会员代表大会上,国际译联将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——2014“北极光”杰出文学翻译奖授予了中国著名文学翻译家许渊冲。

  许渊冲,江西南昌人,1938年考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,20世纪40年代,先后在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和法国巴黎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,1983年后进入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和新闻传播学院任教,是目前中国唯一能在古典诗词和英法韵文之间进行互译的专家。

  作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,迄今为止许渊冲已出版各类译著超过150本,涵盖汉英、英汉、汉法、法汉四种类型,被业内专家誉为“20世纪下半叶中国典籍翻译历史上的丰碑”。

  他上世纪50年代翻英法,80年代译唐宋,将中国古典文学如《诗经》《唐诗三百首》《宋词三百首》翻译成英法文,在法国出版时引起热议,这些作品被誉为“最伟大的中国诗词”。

  他将中国古典四大戏剧《牡丹亭》《桃花扇》《西厢记》《长生殿》翻译成英文,国外友人称其可以和莎士比亚的“四大悲剧”媲美。

  许渊冲开创了中国学派的翻译理论,学术著作有《翻译的艺术》《中诗英韵探胜》《文学与翻译》等。

  他还翻译了包括德莱顿的《一切为了爱情》、罗曼·罗兰的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等十余部重要的英法译汉作品。

  1921年百花欲开、新月渐圆之时,江西南昌的一户普通人家里,一个口张得特别大、哭声特别响的男孩出生了。家里人给他起名许渊冲。

  如今,他已年过九旬,依旧声如洪钟。他一边拍着自己的身体,一边中气十足地说:“眼睛、耳朵、牙都不行了,走路腿有点累,手有些软,但我就只有一点:声音大!”

  许渊冲坐在10平方米不到的会客厅的书桌旁接待来访。会客厅里,年代久远的沙发背后,是一整面墙的书。四层、上百本的书用简单的隔板隔开。要知道,这些书大部分是许渊冲一生的作品和译著,他的作品在中英美法四国已出版150余种。

  93岁的他没有到达柏林的颁奖现场,仍在北大畅春园的不到4平方米的工作室里,为他的下一个目标奋斗——“我在翻译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,争取两个多月翻译一本,计划五年内完成莎翁全集。”

  他曾形容西南联大的老师闻一多是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,形容朱自清是“闲云潭影日悠悠”,也称自己“诗译英文唯一人”、“不是院士胜院士”。

  生于军阀混战时期,许渊冲受到最大的教育就是好好读书。他还记得爸爸说过:“我这辈子算是完了,只有叫下一代好好读书,才能为家庭争口气。”

  他儿时最崇拜的是三姑爹“式一叔”。当式一叔写的剧本《王宝钏》在闪耀着霓虹灯的伦敦和纽约上演之时,小渊冲就记住了两点:英国的萧伯纳都喜欢式一叔的作品;爸爸说式一叔回国时给丈人带的银元一辈子用不完。

  小学四年级开始,许渊冲开始学习英文。当时没有国际音标,许渊冲被没有中文读法的字母WXYZ的读音难住了,二堂兄编了口诀 “打泼了油,吓得要死,歪嘴”。许渊冲这才记住。

  因为读音规则别扭,许渊冲认为英文没有道理就失去了兴趣。高一时,他不喜欢英语的语法结构。那时的他更爱国文课,文字学和文学史都得了第一名。

  高二是许渊冲英语进步最快的时期。记忆力极好的他轻易背下了教材《英文短篇背诵选》里的30篇英文课文。从那以后,他的英文写作思路一下子打开了,成绩从中等跃居到班级第二。

  也在那年,许渊冲读到了朱光潜的《谈兴趣》——有了兴趣的事可以做得尽可能好。教书教得有趣时,学生反应令人神往;译诗译得神来时,读者反应令人入迷——这奠定了他翻译学术思想的基础。

  1938年,许渊冲考入了刚成立不到一年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外文系。同级校友还有如今的物理学家杨振宁、经济学家王传纶、两院院士王希季。

  在西南联大的日子,是许渊冲疯狂吸收知识的时光。西南联大的大一国文课“空前绝后”地精彩。每周许渊冲在昆华农校的大教室里听来自清华、北大、南开的名教授三小时的课——闻一多讲《诗经》,陈文典讲《史通》,罗庸讲“唐诗”,浦江清讲“宋词”,冯友兰讲哲学,柳无忌讲西洋文学,萧乾谈“创作与译诗”,卞之琳谈“写诗与译诗”……这些都奠定了许渊冲的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洋文化的根基。

  许渊冲回忆起闻一多和朱光潜讲课的情景。闻一多分析《诗经·采薇》中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,说写出了士兵战时的痛苦,达到了情景交融的境界。

  朱光潜先生在《诗论》中提到,将这四句诗译为现代的散文是“从前我去时,杨柳还正在春风中摇曳;现在我回来,已是雨雪天气了”。原诗的大意在,情致却不知何去何从了。

  闻一多的宏观分析和朱光潜的微观解读,为年方18的许渊冲奠定了其诗译的理论基础:当把诗经原文翻译成英法文时,不但要写景,还要传情。不仅存义,而且存音:把原文译成英法文时要尽可能押韵,使诗歌保持其情义音形,来胜过现代散体的译文。

  师从钱钟书是许渊冲一生获益最多的事情。他认为钱钟书“贯通古今中外的才学,不但是前无古人,就是以后恐怕也难有人能与他相提并论”。

  大一第二学期,许渊冲分到了钱钟书小组求学。那时的钱钟书28岁,只说英语不说汉语。他解释怀疑主义时说:Everything is a question mark; nothing is a full-stop.(一切都是问号,没有句点。)在许渊冲看来他不仅用具体标点符号来解释抽象的怀疑主义,而且问号和句号对称,everything和nothing又是相反相成,既得到了内容之真,又体现了形式之美。

  在课堂上以及在之后的人生岁月中,许渊冲一直写信跟钱钟书先生谈论他译诗的思想动态和行动,钱钟书道破翻译的难处:“无色玻璃般的翻译会得罪诗,有色玻璃般的翻译又会得罪译”。而认为许渊冲的译诗是“带着音韵和节奏的镣铐跳舞,灵活自如,令人惊奇”。许渊冲得到了许多鼓舞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致力于将中国的古典诗词翻译成英法韵文以来,许渊冲一直坚持不仅翻译诗文,更要译出诗的意境,且译后仍能对仗工整,翻译出了许多音义双绝的精品。

  正如他的老同学杨振宁说:“他特别尽力使译出的诗句富有音韵美和节奏感。从本质上说,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好的事,但他并没有打退堂鼓。”

  20世纪40年代初,正是日本大举侵华之时,许渊冲一直遵循着父亲的教导,无心政治,对军队生活深恶痛绝。但他不曾想到,他成了大名鼎鼎的飞虎队(美国志愿空军大队:1941-1943年援助中国对日作战)的随军翻译。也不曾想到,这次随行激发了他对翻译更浓厚的兴趣。

 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遇袭,许渊冲因为之前出色的表现,被分配到昆明巫家坝机场的美国志愿空军第一大队,工作是将美军战报译成中文呈送蒋介石,将昆明军事情报译成英文送给美军。次年7月,飞虎队撤离中国。受赏识的许渊冲不愿赴美寄人篱下,回联大复学了。也正因为如此,1950年,没有赴美的许渊冲获得了赴法留学的机会。他在法国的巴黎大学研习文学研究,后来在法文上有所建树。

  拜访过许渊冲的朋友都说,许先生滔滔不绝,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说。他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讲。他90年的生命故事,拿起每一段都是举重若轻。可是回想起联大,回想起飞虎队,他突然起身快速挪着步子,从包装严实的盒子里掏出了一本相册。他指着照片:“你看,这是西南联大……这是吴宓……这是我们在飞虎队的合照……你看,这是天祥中学,当时老师、校长和学生都是同龄人。现在就只是我在,别人都走了……”

  屋里陷入了沉寂,他仿佛回到了新中国成立前的时光,回到了那个对他而言最珍贵的时光——天祥中学教书岁月。

  在西南联大的第四年(1942年),为了养活自己,许渊冲到联大附近的天祥中学教书。他说:“当时天祥中学,就是天下第一中学,学校里有7个后来的中国科学院院士,7个啊。”在天祥中学的教师里,有为发展核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朱光亚院士,还有中国科学院池际尚院士等等。

  如果说西南联大的时光(1938年-1946年)是许渊冲“不逾矩”的8年,那么在天祥中学的时光(1942年-1947年)则是“从心所欲”的5年。天祥中学的校训是“紧张活泼”,当时的校长邓衍林解释说:“上课紧张,下课活泼。”

  许渊冲喜欢“唱反调”:上课也要生动活泼,下课打球玩牌也要紧张认真。“那时,我们要怎么玩就怎么玩,师生打成一片;我想怎么讲就怎么讲,充分发挥联大所学。”说起那段时光,许渊冲的眼睛都亮了。

  如今,许渊冲说自己在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地生活:“我这个年龄身体有点不正常了,不正常也是正常的。到了90岁,累了就睡,醒了就做事情,顺其自然。”

  90岁以前,他每天都在北大的博雅游泳馆游泳。如今年过90,由于医院不予开证明,他被迫停止了游泳。他有些懊恼地说:“我其实还可以再游的,他们不懂。”

  70岁前,他先后在解放军外语学院、北京大学外国语和国际关系等学院任教。70岁退休之后,翻译和游泳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。

  住在不到8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,许渊冲对衣食住行要求不高。“老伴要我住得好点,但我搬不动了。我吃得很简单,但要吃我喜欢的,不喜欢的我坚决不吃。”

  对许渊冲来说,阳光也是乐趣。去外面的公园,走在路上,他会觉得很自由。前几年骑车,他的腿摔得不能动了。现在能骑车,对他而言已是莫大的满足。“做事要看你的客观条件加上主观努力。生活上要求尽量低,工作上要求尽量高。”许老认真地说。

  其实,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也是许渊冲贯之一生的翻译理念。翻译中的“紧”(严格对照原文)是翻译界所推崇的,“很紧不一定不好,我不否认紧。但,我认为紧是低级的,字与字对等是低级的。对等是‘不逾矩’,但是好多翻译要‘从心所欲’。”

  在西南联大和天祥中学的时光,他形成了自己的翻译观,总结出一套翻译理论体系,自成一派。他坚信:翻译是一门化原文之美为译文之美的艺术。他的美感理论常常招来非议。在《红与黑》的结尾,女主人公去世,许渊冲将“去世”译为“魂归离恨天”。多数的研究者持否定意见。但许渊冲坚持认为:“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,既精彩又精确,既达意又传情。”

  许渊冲每天都在看新闻,了解国际时事。他说:“我们做翻译的,不了解国际动态怎么行。”最近,他在读《中西译学批评》,读得很慢很细,书中多是评价不好的批注。

  他说:“翻译理论大部分都说中国不如西方,可是有的人连翻都不会翻,还在研究空头理论。我们搞翻译的一定要有翻译的实力,才能谈理论。”

  虽然中国翻译界一直流传,中国的翻译落后西方20年。但许渊冲不这么认为。在他眼中,孔子两千年前提出的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,才是翻译理论的精髓。“其实是西方落后我们两千年才对,把中国的先进说成落后最可恶了。”许先生最恨那套中国翻译理论落后的说法。

  许渊冲喜欢在公共场合发言,他喜欢通过讲学向大家传授他“诗译”的思想,但他的发言机会却不多。他说:“我喜欢谈,我喜欢找到对手。对手要有本事和我对谈才行。”

  他时常感到孤独。“我常常感觉寂寞,我常常要找人谈,包括我老婆,也不能。因为高深她理解不了。即使理解了,她外文不到那个水平,也很难理解。不仅中国没有,世界上也找不到人来谈。”

  译界支持他的有罗新璋,研究他的有他同学杨振宁的妻子翁帆。但与他对话的人却没有。在翻译诗歌时遇到了问题,许先生只能和自己讨论,克服困难过程中再获得乐趣继续翻译。

  在访谈的最后,许渊冲的夫人照君女士说:“翻译这一行被人看不起,不算学科。我们有‘不如人’的感觉。许先生不因为小而不做,要把小做大。今天许先生做到了。”许先生在客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发挥主观能动性,也正如萧乾所言:“他成绩很大,没有浪费那些空白。”

  许渊冲在翻译的“小”世界一做就是70年,狂傲、朴素、坚持。在与他拍合照话别时,我们赫然看到主卧的横幅上写着12个大字:“骄傲使人进步,自卑使人退步。”

客服QQ号:215852212
地 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兴隆路林园大厦2135
电话:023-21587113 传真:023-21587152